每天都有奇蹟

我中二的班主任周老師有一句話是我到了現在依然記憶深刻的。"每朝能起床是一個奇蹟。"他認為在睡覺時,我們身體是進入休眠狀態的,所有的機能都降至最低。起床時,身體又會回復正常,不會一直在休眠狀態中。我不是醫生,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否對的。不過,如果你相信起床是一個奇蹟,怎麼你就可以每天都有奇蹟。我們每一個早上帶著去幹我們的活。那麼每一天可以更有衝勁,甚至可以創造更多的奇蹟。每一天不再是平凡的。是奇蹟的一天。遇到失敗,也不要緊。回想起早上那一個奇蹟,我們從休眠中,醒來,只是感恩,而沒有失落。到晚上.盡管一天中,有多少不如意的事,也算。讓我們好好地睡一會去期待明天的奇蹟。

早餐

愈來愈早起床,今早更是在六時前起床。為了都只是可以好好地吃一頓早餐。看來,很怪的。城市人都那麼忙,我為什麼有閒情吃。大家都以為早餐只是回公司前的小吃,大家看輕它,可以午餐多一些,作代替品。其實,早餐是我們的忙碌的一天的,開首都那麼馬虎,餘下一天,怎會過好的。那份早上的閒情,就是為一整天的充電。再者,晚餐是已經8、9 小時前的事,我們的身體是需要食物作補充的,胃也不會餓壞。我情願睡少一些卻為忙碌的一天工作準備及身體設想,要花時間去好好吃一個早餐。

摘星者

小時候,父親總喜歡在晚上帶我到那大草地看星。我依然記起那時三歲的我被父親問及我的理想。我舉頭一看,我說:「我長大了,之後,我要把摘天上美麗的星回家,那時我們可以什麼時間都可以看那美麗的星空。」父親微笑地回答:「天空很大,要走遍整個星空把所有的星摘回來,要很久,也辛苦。」我說:「我會努力的,我不怕辛苦。」父親依然用那慈祥的面孔對我說:「傻小子,天上的星總是留在天上好,人人都可以看。依然要擁有星空,是不難的。我們現在就可以做到的。我跟著一起做。」於是,父親深呼吸,舉頭仰望,張開雙手。他說:「阿生,看現在我可以擁抱天上的星。」我也跟他這樣做。

二十多年過後,當然我沒有去摘星,也沒有幹什麼與天文有關的事。我只是每一次搬家時,我一定要在家附近有一片大草地,晚上可以給看星。每晚,都是學父親那時深呼吸,舉頭仰望,張開雙手。與星一起擁抱。擁抱也是一種的擁有,應該說是比擁有更輕省。

父親,我沒有去實現小時候的夢,我只是生活的每一刻,都跟著您那時的,深呼吸,舉頭仰望,張開雙手。

古仔佬

認識我日子久的朋友都會知道我喜歡說故事,他們稱我為"古仔佬"。但我說故事技巧真是十分差勁。我可以把"鐵達尼"般愛情故事說成比"極度驚慌"更可怖的故事。把"驕陽似我"的勵志故事說成比周星馳電影更引人發笑的笑話。這麼多年想找一個明白在我說什麼的聽眾,也找不到的。朋友建議我可以改變一些故事的方法。我聽取之後,改了一些表面的手法。好了些,我已經沒有把"鐵達尼"般愛情故事說成比"極度驚慌"更可怖的故事。不過,都只是找到一些聽眾可以明白開首的十多分鐘的序幕,但說及故事的主題時,聽眾也是不明。也朋友提議我說如那些年輕人愛說如快手麵般、快捷及簡單的故事。固執的我當然是沒有聽從的。我始終是我,我喜歡我喜愛的故事。也許,至今,我也未遇一位明白那些故事聽眾。

不過,朋友,現在,明白我是說什麼?故事?預言?謎語? 看!要明,總有一天會明的!

老樹

那棵老樹上刻了一個又一個的日子。
1998年8月、9月、
1999年8月、9月、
2000年8 月、9 月、
不知是否有一對的情侶,每年的暑假都會在這裡相聚。
真是令人羡慕的。
再看下去看見2001年8月、9 月,也許是他們的約定。
真想在等待半年,回來看一看那棵老樹,碰碰運可否遇見他們。
可惜時候不早了,我要拿起背包走的。
下一站是哪的?我想應該是地球的另一半。
老樹再見吧!
我在樹上刻上"祝你們幸福"。

(寫於大約2001年,是在心情好轉,那是寫的。想應該在來澳洲之前或到步不久時寫的。) 

花無睙,
人無情。
月有缺,
人有恨。
天無晴,
人無誠。

(寫於2002年,那時心情不佳。)

人生長跑賽

人生就有如一場長跑賽的。
在人的一生中需要不斷地向前跑,不斷地繞著運動場上的跑道,就好像行星繞著恆星公傳一樣。
人生長跑賽的跑道一點也不平坦,在賽道上有很多障礙物,還有一些起伏不平的的地方。
在人生長賽中,人們需要避開或是清除那些障礙物。走過伏起的地方時,更需要放慢步伐,小心翼翼地走過,否則就會摔倒在地上。
不論選手有多疲倦,這場比賽依然會進行。
不論你是否願意接受賽果,你需要接受,不能不算數,不能重賽的。
還有每一個選手只能參賽一次,今次不能勝出,就要成為永遠的失敗者。
選手們,請全力以赴,你們只有一次機會!

(寫於2002年) 

過去始終是過去

過去始終是過去,大家都不可以再作小孩子。盡管大家再玩孩童時的玩意,都已經沒有已經意思。我們作什麼補救都已經沒有用。我們只可以盡力去掌管未來,不再犯以前的錯。

海鷗

海鷗,回想上次在香港見到海鷗,已經是廿多年前時。香港已經很少見到海的,我的小時候是住在美孚,以前有海,有碼頭的。現在已經是填平了。

反之,在澳洲,只要到海邊就有海鷗的。 (照片:是拍於Red Cliffee 2006 12月 )

“隨宜應變,有伸縮餘地”

錢穆先生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中評漢代的皇權與相權之間是沒有明文界定的。他說長處是”隨宜應變,有伸縮餘地”。其實,這一例是可以說是中國人的管理方式.什麼都是沒有明文界定,解決問題是”隨宜應變,有伸縮餘地”。小時候,上一輩的總是常對我說,”凡事不可以說得太死,要有伸縮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