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帽的少女

近日,賣帽的少女成為香港網上的熱話。因於上幾個星期前播出星期日檔案專訪那個賣帽的少女。大家也應該看過談及很多她的設計的文章了,所以我會用另一個角度去談事,我會試從文化的層面去看的。我看完了那個專訪,她給了一個"香港醒目女"的印象。醒目就正是香港神精。要轉彎快,要看成果。終歸一個"快"字。其實,那個專訪也好像是用"香港故事"的方向,去編採的。我十多歲時常常都是聽到那些"香港的故事",六、 七十時代,香港人不怕環境困難,努力工作,抓起時機,成為亞洲四小龍。那專訪也是說那小妹妹家境不大,依然努力,在學業上有成就,也設計帽子,創業。不是與那些小時候聽到的香港故事一樣嗎?!

終於,都是"香港"。

不過,在那專訪中,我看那小妹妹言之有物,我想她也是有天份的人。我祝她可以夢想成真,努力呀!

過去

我曾經嘗試逃避及忘記過去。我也曾去了一個只有幾個人認識我的地方。一切的圈子都是新的。不過,過去是不走,沒有人知,但"過去"依然我的心中。我行為也是被"過去"所控制的。剛過去了的復活節.我一個人去Sydney,有好一些安靜的時候。我想了很多東西,我明白過去是生命的一部份。我也是"過去","過去"也是我。我要接納"過去","過去"已經過去,沒有改變的。我要正面積極的態度去面對。將"過去"變成經驗,不要再已經犯過的錯,改善以前的不足。將"過去"成為回憶的美酒,在腦海仔細的品嚐。"過去"不是可怕的,"過去"是可貴的!

人生賽跑

我以前人生是一場賽跑,我要其他選手去比一比高下。現在,我明白人生雖然是一場的比賽,不過,人人的起點與賽道,不是什麼比高下,只是自己走自己的道。至於,起點與賽道,有些人走容易康莊大道上,有些人走在艱辛石頭路上。但我們的終點都是"死",我們的目的都是跑這場比賽。我們不可以選擇起點及賽道,但我們可以選擇開心走及抱怨自己的起點及賽道比人家的差。人家的路是人家的事,無如何,大家都是跑一場比賽而已。大家都是要到終點。起點及賽道如何,重要嗎?到終點時前一刻,怎樣跑都是一種的回憶。跑好這一刻,開心健康才是重要的。人家的是人家的,我們不是要與人家比賽,而是要跑好自己的比賽。

自己的賽道

各人有自己的賽道,有人如此的綠樹相伴,有人不是。不要過問別人的路多好,只要開心走自己的,就已經足夠了。

只是事情而已

今晚,與好知己老朋友談天。談起我最近如何處理我的問題,以前,我如果遇到同樣的"情況",我會大發"皮氣",總是因我的情緒而失控。現在,我用會理性理處,只是事情而已。朋友說我成長了。我說我快三十了,老了。那是小事一樁,我不希望少了一個朋友,事情是事情。

Deal Maker 的剋星

有人稱我們這種性格的為Deal Maker。我常說的:"除了聖誕真道之外,人際、愛情、親情、感情上沒有什麼地方是不可以讓步的,只是讓步之後,是否得的比失的更多。"我們的宗旨是"為我方爭取最大的利益。"一切都很清晰,計算得失之後,進退的分寸就已經很明顯。不過,我們是有剋星。他們不是計自己得失,他們與您之間,是在乎您失多少。他們的宗旨是要你為敵的。我也曾與這些人"交手"。開首,他們與我為敵,處處進迫。我當然是讓退為妙的,大家都是朋友之交,沒有利益關連。給你們空間,我依然很大的生存空間,毫無影響我的社交圈子。但進攻依然不斷,直至我發現他們的進攻,真是影響我社交圈子。退讓只是失去,甚至一刻的平靜也換到時。我只好堅守我的餘地。這真不是Deal Maker喜歡做的事,我們不是戰士。他們的不計損失進攻,也使他們不能在這朋友圈生存,大家都怕了他們。我要的只是平靜,他們要什麼?我真的不知道及不明白。他們真是Deal Maker 的剋星。

也有不說的話

"有什麼事,說出來的。"我是常聽的諺語。說話是要說出來的,是嗎?世上有說話,也有不說的話。不說的話,是沒有修語及技巧的,只是有一份情的。說話可以謊,不說的話是不能造假。說話是會被人偷聽,不過,不說的話,只有你與對方明的。不說的話,無法聽出來,而是心去感受。說話會有說倦,說完的一刻,不說的話,直到這刻依然還在於。

不說的話,不說的話,不說的話, 雖然不說,但是……

 

休息一會,去喝一喝咖啡

也許因我在澳洲住了很多年,每次回香港也很不喜歡去逛旺角的。不過,旺角是有衣服及電腦用品賣地方,也有很多好吃東西的。所以,我是不能不去的。但我找一個應付的方式,當我開始覺得走倦的時間,我會找一間茶餐廳或快餐店,喝一杯咖啡。之後,再繼續逛街。街上的人是沒有少了,那是旺角,是什麼都擠擁得可怕的。不過,我覺得我可以應付的,不會如休息之前乏力。其實,人生也如此的,走倦的時,開離人群,找一個地方靜下來去喝一喝咖啡,之後,再現實中,奮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