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沒有打那個電話

現在已經晚上的十一時,我已經完成了要修改的程式及預備了今個星期五團契週會的講章。不過,我依然未打電話給一位的朋友。也許,太累了,現在我的眼睛已經差不多不能張開了。但其實,打電話不需要用眼睛,只需用嘴巴說話。那麼,真正的原因是否我在害怕一些東西嗎?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