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外遊(一)

"那算欺騙嗎?只是希望讓自己好過一些,那不可以嗎?"

家寶已經出了國幾個月,時間飛逝非常快。也許,因為我這個幾月來,都是忙著準備這次會議的工作,我完全沒有留意時間的河流在我身邊經過。那麼都不要緊,我一切已經準備好了,忙碌已過,而且我已經在候機室,等待上機到家寶所在的城市開會。很快又可以與這老朋友聚舊的。

下了飛機,到了酒店把行李安頓好後。我便打了電話給家寶報一個平安及請他帶我到一些旅遊景點遊覽的。應該在會議完畢之後,會有一些空閒的時間四處觀光的。

到了行程的最一天,我已經約了家寶,當我一天的導遊,帶我四處遊覽。他帶我了到市中心遊覽,因為這裡有很多我喜歡大理石的建築物。 

Treasury Casino

Continue reading…

小說-出國

今天,我特別的早起床,因為我的最要好的朋友,家寶,就要今早坐飛機出國讀博士。我要到他家送他到飛機場。他是一個內向的人,不喜歡熱鬧,所以他請所有朋友都沒有需要送他機的,只是請我幫他打點。我想他是不想見一個人,所以他決絕地什麼人也不見。

在八時前,我已經到了他的家,他已經準備好的。他已經把行李拿了出家門,在他門等候我。他把他的家的鑰匙交給了我,這個月我替他打理他家,直至下個月他三姊姊回港定居工作為止的。在八年前,他一家已經移民美國,不過,因為當時正是他的大學的第二年,所以他希望留港繼續完成學位,待畢業後才打算。但是在畢業後,他很快就找到工作,所以一直留在香港,沒有跟家人移民。

因他沒有家人在香港,所以我這個中學老同學,應該已經是他最親的人,就至今像家人的一般照顧他。現在,我也如他家人般,提醒他,帶了護照有沒有,帶了機票有沒有。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與他一起拿行李乘的士到機場,與他一起辦理登機手續。也許,現在有MSN及Skype,與外國的朋友聯絡是很容易的,再者,在香港的朋友們都是那般的繁忙,大家也是不常見面,也是用MSN及Skype來聯繫的,根本分別是不大的。所以我沒有因這個好友要離港,而傷心的。而且,在幾月個後,我也到他的那一邊開會的,也會與他見面的,所以更加感受不大的。

把行李寄了好倉之後,跟他到一間咖啡店,吃了一點東西。然後,送他到登機閘前,我也如電視劇集中的「老土」地說一些老話,例如:「保重」、「小心身體」等等。還有問他尚有什麼要交托的,結果他交了一盒信給我。

 

Continue reading…

致流水的信

流水

流水:

不知道你隨大江小河去到哪裡呢?今天又再想您,總是被人冷落的我再來嫉妒受人們喜歡的你。 行雲與流水也是水,只是不同的形態。只不過,我在天上飄的,你在地上的河流動。但人們的心總是投向你的。我真是不明白!

Continue reading…

重遇

飛機平安降落了。之後,我領了行李及坐計程車到了酒店,上了自己的房間。我宣告我正式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我這次的公幹也要開始了。我在這個城市渡過了五個年頭,也是我第一個工作的城市,更是有不少好友及歡樂的時卷的城市。

把行李安頓之後,我也要開始我第一天的工作。與同事們開了一整天的會議,我已經累透了。

我正如那五年的一樣,下了班之後,帶著疲乏的身體到那一間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

這咖啡店的侍應已經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但陳設是依舊的,都是那一種簡約主義的簡潔。我叫了一杯意式咖啡,我嘗了一口,都是如當年的香濃。一切都很熟悉的。

在熟悉的環境中,我發現了在門外一張親切的臉及笑容進來,是她,是她,是一位曾經的好朋友。

她坐下了,她也是依舊習慣,她點了一杯薄荷茶,她總是不會喝咖啡的,縱使來到這樣好的咖啡店,也不嘗試一杯那裡的咖啡。

說來我們也很久,沒有如此一起談天的。她首先打開了話題,從前只有我是口若懸河的,她都只是喜歡在聽的。她說:「很久沒見,您近來好嗎?聽大家說起您好像又升了職的。」那種的客套真是陌生的。接一下來的都是談談大家的的工作及近況。也許,大家不再是剛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或是太久沒見的,說話也會慎重一些。

談了半小時,她的電話響起,接著了電話之後,她說時候不早了,她要走了。我沒有問她是誰打來的,因為她沒有說,我也沒有在意的。「曾經」是一個過去式的詞語。

她走了之後,我依然在喝我的咖啡,明天的工作也是不少的。我真是要慢慢地喝我這杯咖啡,好好地享受一會。人生這條路是單程的,而且這次的公幹是依然要繼續的。看看我的日程表,下一個會議是明早八時半的。現在,我要的是休息,可待明早我可以完成我的手頭上的事。

Coffee

簡書

終於可以新居入伙了,所以昨晚忙至深晚,才把家中所有的大小東西整理好!雖然是倦透的,不過,我在書房內的舊雜物中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東西。那是一個舊皮包,看來皮質不錯,那麼典雅的好東西,應該是老爸的。但最有趣地方是皮包內只有數十張的信紙,全部都只是畫了一筆或一個簡單的圖形。怪、怪、怪……

所以,我今早特意早些起床,趁老爸出門飲早茶前,問他那皮包是有什麼來頭的?老爸說那是它的寶貝,而且背後有一些故事。

老爸、老爸、老爸,您的一切都是背後有著很多的故事,我的耳朵又要聽您的「當年今日。」

老爸說那原來是我家的家寶叔叔的書信。二十多年前,家寶叔叔一個人在外國升學,他喜歡寫如此的書信。家寶叔叔說對好友們的掛念之情,及一個人在外生活的感受,縱使有豆蔻詞工也不能完美地表達出來的。倒不如,用真心帶誠意,在信紙上畫一筆或一個簡單的圖形,來寄上情意。老爸還說,只有家寶叔叔的好友才會收到這樣的信,因此被他視為摰寶。

不知應該說家寶叔叔是藝術家或是一個怪人才好!但是那些有情的簡書,總比那些虛情的長信來得真實。回想起諗書時,大家在記念冊上寫那些鑵頭式的祝福語。到了所謂的「求戀期」的年代,大家都是用流行曲的歌詞作為寫給女朋友的情書。更甚的,有些朋友是互相抄襲大家的情書。過往,我們也寫了不少的文字,不過,寄的情有多少的?!

好吧!我也學家寶叔叔用真情打一個只有一個"m"的電郵給在外公幹的老婆大人,那是代表我的掛念(miss)。當然,今晚,我是會一如平常打一個電話給她,並會解釋那個電郵的意思,及家寶叔叔簡書的故事。

每天都有奇蹟

我中二的班主任周老師有一句話是我到了現在依然記憶深刻的。"每朝能起床是一個奇蹟。"他認為在睡覺時,我們身體是進入休眠狀態的,所有的機能都降至最低。起床時,身體又會回復正常,不會一直在休眠狀態中。我不是醫生,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否對的。不過,如果你相信起床是一個奇蹟,怎麼你就可以每天都有奇蹟。我們每一個早上帶著去幹我們的活。那麼每一天可以更有衝勁,甚至可以創造更多的奇蹟。每一天不再是平凡的。是奇蹟的一天。遇到失敗,也不要緊。回想起早上那一個奇蹟,我們從休眠中,醒來,只是感恩,而沒有失落。到晚上.盡管一天中,有多少不如意的事,也算。讓我們好好地睡一會去期待明天的奇蹟。

摘星者

小時候,父親總喜歡在晚上帶我到那大草地看星。我依然記起那時三歲的我被父親問及我的理想。我舉頭一看,我說:「我長大了,之後,我要把摘天上美麗的星回家,那時我們可以什麼時間都可以看那美麗的星空。」父親微笑地回答:「天空很大,要走遍整個星空把所有的星摘回來,要很久,也辛苦。」我說:「我會努力的,我不怕辛苦。」父親依然用那慈祥的面孔對我說:「傻小子,天上的星總是留在天上好,人人都可以看。依然要擁有星空,是不難的。我們現在就可以做到的。我跟著一起做。」於是,父親深呼吸,舉頭仰望,張開雙手。他說:「阿生,看現在我可以擁抱天上的星。」我也跟他這樣做。

二十多年過後,當然我沒有去摘星,也沒有幹什麼與天文有關的事。我只是每一次搬家時,我一定要在家附近有一片大草地,晚上可以給看星。每晚,都是學父親那時深呼吸,舉頭仰望,張開雙手。與星一起擁抱。擁抱也是一種的擁有,應該說是比擁有更輕省。

父親,我沒有去實現小時候的夢,我只是生活的每一刻,都跟著您那時的,深呼吸,舉頭仰望,張開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