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錯

犯錯是我日常的閒事。因為我個性太緊了,不能去停。我不能停下一回,仔細去看看事情,所以我常常犯錯。心要靜,我是改一改做事的方法。

一個星期六

今日,原定是去Gold Coast,不過朋友要搬家。於是除消了。有點可惜,作了一個星期的工,真是很希望去輕鬆一下。最後,下午五時找朋友看戲。看了”The Wrong Man”,不過當以為有Bruce Wills,一定是充滿動作的,原來是一點像偵探片的。也算是一齣好戲,戲情都幾曲折。今天都過得幾好的。
至於今天最使我回味,就是吃了豆腐花。這是我在澳洲第一次吃 豆腐花。很好吃的。

人大了就是人大了。

人生長大是一個無法不接受的現實。

不論,我們穿成十八歲。我們的角色不再是十八歲時的一樣。

我們責任和要幹的事是比十八歲時很多 。

朋友們,我們不再以前般年輕。

早晨

昨日,一個馬來西亞華人同事對說我一句,”早晨”。回想起,已經幾不多一年半沒有對人說或人家對我說早晨。在一直都是住在澳洲,平日都是多用英文。就算,是與當地香港人交談,大家都是說,”Hello”。中文始終都是我”鄉下話”。 那同事對說我一句,”早晨”。好像有一點鄉情。

也許我應該回香港走一走。不過,長住地方,我始終會選擇澳洲。

Pretending

Long time ago, a friend told I am always pretending another in front of her. No, in some situations, I use a more friendly presentation of myself. The rest of situations I use a different level of “friendly” presentation.

她是一個代名詞。

她是我們完美的投影。

她是虛幻中的實在。

她是永遠一個模糊的印象。

她是……

她是……

她是……

她是……

她是……

她是在我們的腦海內有千萬個可能的。

可惜她永遠未曾在我們中存在,她永遠只是建構在我們的思考內。

餅乾與糖果

回想起小學時,家人都是給餅乾作小吃的。
自己總是不喜歡的,樣子平平,味道一般。
但家人總是說,餅乾好,價錢合理,又易吃飽。
或因,他們依然停留在舊日的香港中,重要的是吃飽。
小時候,根本不在乎,吃飽與否。
雖然家境不是十分好,但已經沒有吃不飽的問題。
那時候,最希望的就是有糖果吃。
糖果真是可口的,不易吃飽,吃了數十顆也好像吃過的一樣。
好甜,很想再吃的……….
十數年後,我反而喜歡了餅乾。
它給我一種實在的感覺。
糖果依然是可口的,但是很快叫人生厭的。
餅乾,你這麼多年都是一樣的味道,你的味道我已經慣了。
若你的味變了,真是怪怪的。
糖果更比小時間有更多種色彩,更吸引。
什麼的多采多姿,什麼的叫人申手的樣子。
都不再重要,餅乾,你那一種”老土”的樣子,卻是看來舒服的。
而且吃多糖果對牙齒不好。

餅乾與糖果…….
你會選擇那一種?
想一位朋友,她總是吃糖果.
吃了爛牙也不怕。
爛牙一次之後,不知如果今天餅乾與糖果也再一次放在她面,
她會選擇那一種?
也訐,她已經再一次選擇了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