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設計員的樂章

我喜歡用機械式鍵盤,因為它清脆的按鍵聲就好像奏出程式設計員的樂章。說出我們的心痛及孤單,道出我們選擇與無情的程式碼打交道的原因。我明白這些樂章是沒有人能聽到,沒有人會去明白。這又如何呢?我們就是喜歡這種孤單的樂章,我們喜歡設計程式,因著熱愛而做,永遠不會因著一年加四次工人,五年買十套屋子而寫程式。我們如同音樂家,愛音樂而演奏的。

誰是最偉大

某日在布村某地,有一個留學生撞了車。看似他只是受了輕傷,但都有一些表面傷痕。剛好也有一位教授路經,並且見到那年輕人面上流著血,所以留下來看看的,接著就立刻報警。然後,看到他依然清醒,便說:“放心吧,我報了警,警察應該很快就到的。”教授看看手錶,時間己經不早,他趕著去發報他的研究成果,所以他就開車就走了。

不久,又有一個律師經過,他見到路上有一輛損毀了車子,而且那年輕人坐在車傍,他也停了車。叫年輕人坐去路傍,始終車子有損毀,都是有危險的。其後,也了解,原來己經報了警。他也看看手錶,時候也己經不早,他要當主控,希望將一個重犯定罪。所以年輕人坐在人行路後,便開車走了。

後來,又有一位太太經過。她看到有一輛損毀的車子及有一位年輕人坐在路傍,於是停下車子及查看事情。她發現那位年輕人受了一些傷,及在等待救護車來。並且發現輕年人有些緊張,所以她沒有醫學知識支持下及沒有為年輕人作任何檢驗情況下,來安慰他,告訴他應該沒有事的。不久,救護車到了。於是她就問年輕人在這邊有沒有家人,答案當然是沒有的。結果她在沒有盡家庭主婦的責任下,打了電話回家給丈夫,說自己要陪年輕人一起去醫院,叫他們自己處理他們的晚飯。

結果,當晚年輕人去了醫院做了驗了傷,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再者,在那位太太的陪伴下,心也定下來。而那教授發表了他的研究,學術界也從他的研究成果得益不少。至於,那律師也成功將一個殺人重犯成功定罪,公義得到申張。但最可悲的就是由於那位太太沒有盡責地去弄晚餐,她的丈夫及兩個兒子吃了一頓外賣作為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