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流水的信

流水

流水:

不知道你隨大江小河去到哪裡呢?今天又再想您,總是被人冷落的我再來嫉妒受人們喜歡的你。 行雲與流水也是水,只是不同的形態。只不過,我在天上飄的,你在地上的河流動。但人們的心總是投你的。我真是不明白!

Continue reading…

智慧老人

原稿

在我的小說中,總是一種角色。我喜歡稱他們為「智慧老人」。他們總有超凡的智慧,及有先見及先知的。總是只會故事的中段才出現。我就是喜歡用他們道出我的道理來的。或是用他們在尾後時為故事寫上一個結局。
這種手法是我比較熟練及簡單的。而且用在短篇中,是比較方便,一個「智慧老人」,可以省了很多文字,不用花很多的橋段來帶出作者的想法。而且.對讀者來說也是比較容易明白,如果其他比較轉折的手法,真是需要有比較專業的技巧,才可以使讀者明白。不過,這個手法很直接的,會使故事失去一些韻味的。

藥丸與藥水

小時候,看醫生時,他總是喜歡問我想吃藥丸或藥水。以前,選的是藥丸因為不用量分量。拿出來並放進口裏就可以的。一切都因是懶的。

藥丸

如果,醫生現在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會選藥水。因為藥水總是加了糖的,藥丸是苦的。雖然藥水也是藥,到了胃中都是不好受的。不過,始終也有甜的時間。到了胃時,雖然甜味不再,但是也可以回想當初的甜蜜。回憶比實在味道是來得更真實的。

 

明星的散文集

書展的時候又來了,有明星也趁這機會出散文集,也為自己宣傳及賣書賺一些"外快"。不過,在網上有人發現有明星的散文集出現很多的錯別字的,批評她的中文水平。不過,我會問為何編輯及校對沒有把錯別字找出來的。出版不同寫網誌,不是寫了文章就出版的。是有編輯或是校對可以修改稿件,改去錯別字。編輯甚至可以把文章加以修改,使文筆更流暢。出版的過程中已經可以改去錯別字。不過,現時是在金融海潚當中,出版成本都可減省的就減省,所以編輯及校對人手少了。

重遇

飛機平安降落了。之後,我領了行李及坐計程車到了酒店,上了自己的房間。我宣告我正式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我這次的公幹也要開始了。我在這個城市渡過了五個年頭,也是我第一個工作的城市,更是有不少好友及歡樂的時卷的城市。

把行李安頓之後,我也要開始我第一天的工作。與同事們開了一整天的會議,我已經累透了。

我正如那五年的一樣,下了班之後,帶著疲乏的身體到那一間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

這咖啡店的侍應已經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但陳設是依舊的,都是那一種簡約主義的簡潔。我叫了一杯意式咖啡,我嘗了一口,都是如當年的香濃。一切都很熟悉的。

在熟悉的環境中,我發現了在門外一張親切的臉及笑容進來,是她,是她,是一位曾經的好朋友。

她坐下了,她也是依舊習慣,她點了一杯薄荷茶,她總是不會喝咖啡的,縱使來到這樣好的咖啡店,也不嘗試一杯那裡的咖啡。

說來我們也很久,沒有如此一起談天的。她首先打開了話題,從前只有我是口若懸河的,她都只是喜歡在聽的。她說:「很久沒見,您近來好嗎?聽大家說起您好像又升了職的。」那種的客套真是陌生的。接一下來的都是談談大家的的工作及近況。也許,大家不再是剛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或是太久沒見的,說話也會慎重一些。

談了半小時,她的電話響起,接著了電話之後,她說時候不早了,她要走了。我沒有問她是誰打來的,因為她沒有說,我也沒有在意的。「曾經」是一個過去式的詞語。

她走了之後,我依然在喝我的咖啡,明天的工作也是不少的。我真是要慢慢地喝我這杯咖啡,好好地享受一會。人生這條路是單程的,而且這次的公幹是依然要繼續的。看看我的日程表,下一個會議是明早八時半的。現在,我要的是休息,可待明早我可以完成我的手頭上的事。

Coffee

黑白二分法。

看港劇是喜歡用黑白二分法來設計角色。好人就是徹徹底底的好人,壞人當然是壞透。我不是太喜歡的,我比較喜歡心情狀態的人物,好像金庸先生筆下的楊過,亦正亦邪。
也許,好像楊過是比較好描寫的。而且忠奸分明,觀眾看來角色之間比較有對比。不過,我認為港劇最主要的用途是伴著我們吃晚飯的。大家已經幹十小時甚至更長的工作,渴求的只是娛樂,可以讓腦筋休息一會。忠奸分明的角色是簡明,不用花太多精力去思想的!

閒來隨筆

我的網誌都是閒來隨筆,只寫出我的想法。我沒有在乎什麼起承轉合,也沒有特別在意自己的文筆,雖然有時我在玩弄一些文字。

我對其他的網誌的要求也是如此的,看別人的網誌就好像與一個朋友交談一般,簡單而真摯不是最好的嗎?我不會分析他們的文章,給評價別人的文筆。大部人都是在分享自己的生活經驗,不是為名利,一切都是比較隨意還好的!

寫作靈感

有朋友曾問每一天我都會寫網誌,都靈感從何而來的。其實,我寫網誌都有關我的生活,其實只要留心在我們四周發生的小事也可以寫出來的。就例如,我之前把在我附近公司封路一事。也許,只是小事,不過,也可以把它寫下來的。

嘗試新寫作手法

用了新的寫作手法在「簡書」一文中,比較以前活潑。不過,老實說,不及以前的好,終於寫作手法是比較新的,在記憶中,好像這是第一篇的,所以不太純熟。雖然不好,我相信下一篇文章一定有改進的!而且新的手法比較活及有朝氣的!

我現在努力一篇新文章都是用這種手法的,而且用了新敘事手法。過往,都是用第一人稱,都用「我」來說故事。在新的文章中,我嘗試用對話來記事。那是有點難度的,不過,我希望可以借此為文章再添一點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