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作陌生人

星期三,自己獨自去茶餐廳吃晚飯,當然,又是A、B餐之選擇。特別的是剛好碰到一個已經兩年沒有見面的「朋友」,他與其餘三個人就坐在鄰桌,好像他與他的女朋友及家人。我只是望了他一眼,不過,我已經認出他,因為他是肥肥黑黑的。之後,我的目光轉往電視機上,繼續看我的ID精英。他也沒有與我招呼。

我是在團契中認識他的。他在聚會有好幾個月,不過,我總是與他不多交往的。我覺得他比較浮誇的。他離開了團契之後,我已經沒有與他來往的。由於澳洲的華人圈子不大,偶然也會在朋友們的飯局中碰面,不過已經有兩年多沒有遇見他,我之前以為他回了香港的。

兩年沒有見面的「朋友」,我真是不知道有什麼應該說的話,都打個招呼,問他們是否來吃晚飯。我也怕聽他的"吹牛"。那晚我很累的,我沒有心情與他打交道的。他也只是我的萍水相逢之交,又不是與我的工作有什麼關係,所以都不想理會的,裝作陌生人也好吧!

留學生生活

剛剛吃完晚飯回來。飯時,合巧鄰台的都是說廣東話的。我在聽他們言談中應該是學生。不過,他們都不斷地說去玩、拍拖,我還聽到他們說吃完晚飯後,去"唱K"。我知道他們是學生,是因他們說怕不合格,下學期大學沒有開那科,他們要遲一年畢業。

其實,他們不是異數的,我也認識不少大學生是如此,特別是留學生。他們都是欠缺一份求學的熱誠及決心。大多只是應付父母的期望,"盡力而為"去讀書。有些也有宏大的理想,不過,也是有心無力。但他們卻生活非常"有型"。

朋友們,如果要讀好一個學位,真是每天一定花上8-9小時。生活也不是如"有型"的。大部時間都是在圖書館內,一點也不酷!如果不喜歡讀書,真是去找一些喜歡幹的事。人生最重要的是有方向。

鴛鴦

今當有澳洲朋友與我們一起去吃港色茶餐時,都問什麼是鴛鴦(Coffee Milk Tea),真的是咖啡加奶茶?我會回答是的,那是港色Mocha。他們造Mocha是咖啡加口克力,而我們香港人是咖啡加奶茶。解釋完了,他們就明白,通常都會叫一杯港色Mocha,試一試的。

鼻敏感

我自少有鼻敏感,我相信是全因香港的空氣污染。大家都以為我來了澳洲之後,鼻敏感完全消失。澳洲的空氣清新,當然是好了一些。不過,四處都有花花草草。花粉就成為我的鼻敏感的新誘因。我依然會不時流鼻水、打噴嚏。

的士站

我不時會在Brisbane市中心坐的士,通常都到的士站等車,因一定有的士。在街上截車,也不一定會遇到沒有載客的的士,在的士站等是最安全的。不過,昨晚,我有朋友從Sydney上來工幹並找我吃晚飯。吃完晚飯,六時四十五分,朋友是要坐7時45分的飛機。Brisbane市中心去飛機都只是半小時車程。不怕,慢慢來。不過,在Brisbane Square對面的士站,沒有的士及有人龍。結果去Queen Mall尾的的士站,也是沒有的士,不過,只是有一兩人在等。結果,用多了二十分鐘。為什麼會如此的,我想以前都因工事要載的士,都是日間,應該是晚上少了的士。下次,我一定多預等候的士的時間

English Version

布利斯班(Brisbane)(一)

布利斯班(Brisbane)是我在澳洲第一個"落腳"的城市,我居了八年的家。人口只是大約一百八十萬。不是第一、更不是第二,是澳洲的第三大城市。沒有雪尼的那麼繁盛,也沒有墨爾本有歐陸的藝術氣氛。不過,有一份閒情,街上那麼擠擁。假日也可以駕車去郊遊。不是,又可以去度假聖地,黃金海岸。不過,對香港人來說,真是比較沉悶一些,也沒有什麼家鄉美食。華人也很少。香港人會有不慣。說生活一會,不如說說,居住方面。比起雪尼及墨爾本,布利斯班是比較平一些。一般人家也可以擔起一間獨立屋。生活空間大很多。不像雪尼的,大家都是多住Apartment。因此,我住了這裡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