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喜歡寫作

始終喜歡寫作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曾有朋友告訴我的網誌時常出現一些錯漏。其實,只因太忙。時常只能花十五分鐘來草草地把一篇網誌完成,甚至很多時候是一邊做健身一邊寫網誌。由於時間所限,質量當然不能保證。

在如此限制下,曾有朋友提意我多些休息,空閒時才偶爾寫網誌。

我知道自己文筆不好,寫作不是我的強項,絕對不能成大器。不過,我卻十分喜歡寫作,縱使只有十五分鐘時間,我要用來寫。再者,「行雲小品」是我的一個夢。我一向對夢想都有一份執著,盡管我知道最終夢始終是夢,我永遠也會帶著一份堅定來它完成。我一定會努力寫網誌!我始終也是天下第一的傻瓜!

咖啡人生

咖啡人生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我不是什麼咖啡品味專家,甚至可以說對咖啡的認識非常淺的。因此,我只懂品嚐咖啡的香味。但是,我對咖啡有一個要求。我希望在咖啡中可以帶一些香味,也同時會混雜一些苦味。這種咖啡就是人生的寫照。

人生中有不人歡樂的事物,如大學畢業及結婚,那就正如咖啡的芳香,都是同樣非常醉人的。至於苦味,就是人生中的逆景,都是不討大家喜歡。但也同時是有它的存在價值。有苦澀才襯托出香味的濃郁。逆景也同樣使人懂珍惜,更會使人成長的。

咖啡在某方面會微妙地與人生連結起來。

 

固執的原因

固執的原因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年少時,我是一個非常固執的人,除了不懂放手之外,更有一些傻原因。
首先,當年的我認為執著一些事情是很酷的。我不斷地執著一些事情,好像顯出自己有超乎常人的毅力。我就從此建立自己的形象,及自我的認同。
第二,我會執著自己的意見, 因我是一個不服輸的人 。每當有人與我持不同的意見,我便將他/她為我的敵人。如果我接受他們的意見,就是輸了這場戰爭,不可以用自己立場打贏敵人。所以我一定要堅持自己的意見,一點也不可以退讓。
現在,在這方面已經變改了很多。長大了,再看這種固執不是酷,而是幼稚。
再次,在人生中倒下了很多次的,沒有什麼再不服輸的。如果人家所說是有理的,輸了自己的意見也可以接受的。還有,如果不是什麼道德立場,只是一些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如果輸了自己的意見,得了弟兄不是更好嗎?

但願現在自己可以多一份虛心,少一點固執。

 

評$500人情事件

評$500人情事件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香港人出席婚宴時,會以現金為賀禮,稱為「人情」。近日就有一件有關「人情」的事件鬧成了城中熱話。

事源於有一位準新娘在婚宴前於Facebook明言:「如果人情少於$500,請不要來。」後來,這話被轉載於討論區中,甚至引起各大媒體的報導,成了城中的熱話。

其實,大家知道如果做人情太少的話,一定會觸怒新人,甚至會被人說一些閒言閒語。所以,有些朋友想省一些金錢,都找借口而不出席人家婚宴。而且,現在坊間也有流傳一些所謂的「公價人情」,如說去酒店的婚宴要付$800的人情,而酒樓的要$500。所以當大家收喜帖時,看到婚宴是在什麼地方擺時,就知道要付多少的。縱使她不在Facebook如此明言,大家在內心早已知道她所的道理。

不過,我是理解那位準新娘的心情,她一定已經花很多金錢在婚事,才會在Facebook如此提醒朋友。

大家知不知道現在要辦婚事是很昂貴呢?從前一般家庭都是在酒樓裡辦婚宴,現在大部人卻會在酒店內辦婚事,那裡的花費大很多的。再者,有很多新人喜歡模倣名人的婚禮,搞什麼「世紀婚禮」,要有很多的「排場」,要在場地的佈置上大洒金錢。所以辦婚禮已經成為新人們的重擔。這樣,人情收少一點也不可以的。

我是明白結婚是人生中的大喜事,希望大宴親朋,一同分享這份喜訊。甚至希望在婚禮上多花一些金錢,讓場面有體面一些,使新人有一個難忘而心動的回憶,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是否一定需要在高級酒店中舉行婚禮的?是否真的在婚禮的小節上花大量金錢呢?

現在的婚禮好像是一種消費,甚至有些像一場「Show」,有高級的場境,有名貴的食物。有些婚宴上有精彩的弟兄姊妹的精彩表演,十分厲害的!有這樣的享受,當然賓客們要付出合理的「入場費(人情)」。

 

 

第三條道

第三條道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年輕時,永遠非黑即白。如果你的立場是與我一致的,就是朋友,否則就是敵人。永遠都絕對的支持,及完全的對抗。
現在,人老了十年多。發現世事不用二進制的,不只有零與一的。我會對某些人的立場有所保留,不是完全的同意,又不是100%的不同意。在這種情況,不可以絕對的支持,同時不會完全的對抗。因此,找到一條在支持及反抗之新道路,走上了第三條道中。再者,在成人的世界,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因此,縱使不同意對方,都會在不違反道德的情況下,都希望保持朋友的關係,甚至會找尋合作的關係。這樣絕對不會要你死我活的情況,反之更要走第三條道。終於,希望可以找到和平及共存的空間。

要看清楚

要看清楚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總是看不清很多世界上的情事,不知道夠竟是發生什麼事情。如果看通一切,不會有如此的痛苦。可惜,我始終是一個大孩子,總是據感覺行事,依然未懂世情。

禮物=>情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曾經有人對我說:「為何要送禮物給別人,他沒有什麼缺欠,縱使有任何生活需要,他都應該自己解決,或是他的家人出手幫助,不用這位朋友粗心的。」送禮物不是為了解決別人的問題,更不是出於義務,而是出於情意。

禮物本身表示一份心意、情,是希望收到禮物之後,感到窩心。不在乎對方的生活會出現什麼的改善,而是對方不時想起在禮物上寄託的情感、祝福。

如果,你真的對一個人有情,就希望送禮物對方,借此表示自己的心意。其實禮物是情義的一種實質化表現。

 

 

小故事-酒徒叔叔

小故事-酒徒叔叔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小時候,在家附近有一個怪人,時常拿著一個水樽在街上遊蕩,好像不要上班的,而且有時候無緣無故地大笑。那時,成人們向我們解釋他的怪行為,那水樽中全酒,他喝醉了。所以,我們這班小孩子稱那人為酒徒叔叔。
有一天,酒徒叔叔蹲在我家門前的梯階上。那天,有一種不知從如而來的勇氣走我的身體內,便悄悄地走近他,希望把他的水樽偷來,看看是什麼好酒,使他天天都要喝。
結果,我成功了,走到他身旁並拿起了那水樽。於是,打開了樽蓋,而且把鼻子放近樽口,嗅了一嗅,一點也不像酒。
我不禁說:「是什麼酒來的,什麼氣味也沒有。」
那麼,被發現了。
他說:「小鬼,你瘋了,那是我的水樽,裡頭當然是水,快把它還給我。」
「叔叔,對不起,你只是天天都喝醉,而在街上走走來去去,有時又會大笑,我真是想知道什麼酒一定要喝麼多。」
「我甚少喝酒,我喝的不是水就是茶。我喜歡這樣在街上遊蕩,看人生百態的。而且,開心時,那麼也不可以嗎?」
我喃喃自語地說:「所有喝醉的人都說自己沒有喝醉。如果真不是酒徒,為什麼從不上班。」
「 小鬼,你過分的!誰說我不用上班,難道你每一天都在全天候來監視我嗎?你根據什麼可以肯定我在一星期七天,每一天二十四小時中,沒有任何時間來工作嗎?我的工作只不需要每一天上班的,而且不用定時回到公司的,多一些空閒時間在街上遊蕩,只是賺不了太多的金錢。不過,足夠生活所需,我已經很滿足的。那是一種選擇,也是傷害任何人,為什麼你要如此誣捏我的!」
「家人時常你是一個酒徒,天天只顧喝酒,不上班工作。」
他聽了之後,朝天大笑幾聲 ,便說:「小伙子,這樣就一切都理順了。你知道在成人的理性中,就不容了像我這種異數,就是不容了我們作一些不合情理的個人選擇。可惜,世上卻依然有我們存在的。不過,如果他們選擇相信我們只是在醉酒中,那麼世界就是可以走在理性中。酒徒的行動就是不可理喻。我們的一切就可以這樣地被理解的。」
在他說這段講之後,我便把水樽還他,並回家了。
之後,不時在街上都碰到他。每次更會向他微笑的,不過,除了在冬天時他提醒我多穿衣服之外,其他換來的回答都是奇奇怪怪的 ,如「要我起床用大叫三聲」、「少吃飯多吃麵」,總是說一些沒有人能明白的說話。
幾年之外,我就搬了家。自此之後,也沒有再遇到酒徒叔叔了。後來,從一些老街坊口中聽到一些有關他的故事,有的說他原本是一位畫家,而且現在已經成名了並去了法國發展。也有一些說他因喝酒而病死了。看來後者的結局是比較合理的,而我卻喜歡相信他是身在法國發展他的藝術事業,因為我希望他是在開心及幸福的生活。不如你也猜猜酒徒叔叔現在生活是怎樣的。

 

忙於做「正經事」

忙於做「正經事」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在那些朋友的眼中,我是不務正業,因我實在太多朋友,太多興趣。其實,我也不明白他們那麼每天努力忙著那些「正經事」,好像麥兜唱的:「星期一至七,多勞多得。」他們好像困在忙碌的工作。

也許那全因是深信「勤有功,戲無益.」不過,如果好像他們般,把自己每天的時間表排上密密麻麻的工作,有益嗎?如果希望在一個星期幾個晚上有私人空間,閱讀小說,或是看一齣電影,那麼就是墮落嗎?我真的不明白他們在想。

有太多朋友了?

太多朋友了?

  來源:Open Clip Art根據Public Domain條款下使用

曾有朋友提醒我不要花那麼多時來交朋友,我實在有太多朋友了。我應該多花一些時間來幹「正經事」。

其實,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時間來幹他們眼中的「正經事」。可惜,時間是有限,所以需要分配的。在一個星期中,只是偶然有一兩晚出來與朋友聚會。依然,有很多時間來完成那些「正經事」。也許,在他們眼中,我需要全心全意來幹「正經事」,把自己完全關起來,不用接觸外面的世界。

再者,俗語有云:「出外靠朋友。」我在澳洲沒有家人,朋友們就是我在澳洲中最親的人。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們幫助的。而且一個人在澳洲是十分孤獨的,我十分需要朋友為伴的!

我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能好像一個機械人,只是為要完成那些「正經事」而生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