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習作-說故事的人

小時候,每星期六的下午,在公園的大樹下總會有一個外國人拿著一本大畫簿說故事,不過,那位外國人說的不是廣東話,又不是英語,好像是其他歐洲國家的語言,所以沒有人聽得懂他在說什麼。但是他畫簿內畫滿一幅又一幅美麗的風景畫,所以也吸引了一些小朋友為看畫而坐下聽的故事,我也聽了好幾次的,至今,我依然記得每一幅圖畫。
有一天,更有趣的事情就發生了。我竟然聽到那位外國人先生對公園中的其他人說廣東話,而且非常流利的。
於是,我就上前問他。
我說:「先生,你好。你是否懂廣東話嗎?」
外國人回答:「當然,懂的。我認得你,在公園中都時常遇到你的,而且你也曾聽過我說故事。其實,我已經在香港生活了二十多年了,所以我能聽、能講廣東話。」
我說:「那麼,為何不用廣東話說故事呢? 」
外國人回答:「其實,那是我自己的故事,更是我說給自己聽著,所以不需要別人明白,因此選擇了自己喜歡的言語來說。 」
我說:「好啦,這樣,你可否告訴那故事內容是否什麼呀? 」
外國人回答:「是微笑的故事,對不起,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再見。 」我說: 「 再見啦!」
他淡薄的身影就漸漸在眼前消失。
之後,也有在公園中見到他及與他打招。不過,漸漸長大,也少去公園了。他淡淡地在我的世界中消失。只是某年後的某一個星期天早上,在藝術電視節目中,好像他出現在節目中,說是法國畫家。
雖然始終我也沒有深究他故事是什麼內容,但是我把他的畫作都收在記憶中,而且在移民了澳洲後,更發現他畫的大多都是畫澳洲的風景。而在記憶中最深刻的幅就是以現在這裡的風景為主題,Byron Bay,澳洲的最東點。在這裡望著大海,就明白為什麼他說是微笑的故事 。因為現在真是可以安然地微笑 ,一個人吹著海風真是舒服,無需再假裝什麼,還有這裡的顏色,不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大海中的蔚藍色。這種平淡的孤獨就是他要說故事的原因。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