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

兄長雖然與我年齡相約的,他只是比我年長一年零三個月的。不過, 他才能及成就也遠比我高的,他一向都是考第一名,同時也是一個運動健將。所以我從小已經很仰慕他,他是我的學習對象,甚是我的「假想敵」。

他幹什麼,我也跟隨他幹什麼,與他一樣的努力完成每一件事,甚至比他更用心。不過,總是不及他的。甚至在中三那年,「敗」他的手上。

中學時代的兄長是很喜歡打羽毛球,我當然是會跟隨的。他是社的羽毛球代表,我也是的。不過,他是屬藍社,我卻是黃社的代表。那一年在社際羽毛球比賽中,我們兄弟兩人終於在球場上相遇,可以比一比高低,老爸與老媽也有來看我的比賽。不過,在最後決勝局以一分之差輸給兄長。

羽毛球比賽

之後,整整一個星期,除了上學之外,都是把自己在房間中,好好檢討自己失敗原因。我每天也與兄長一起練習,而且每天更到公園跑步鍛鍊體能。為什麼我比他更努力,反而失敗的。

一星期之後,老爸終於要理處我這個的問題。老爸於是找了我,去他的私人天地-他的書房。書房內都是老爸最愛書本及一本又一本屬於他的學生的作業簿。那裡一直都是我們弟兄的禁地,他說他不喜歡我們打亂他的書及作業簿的。那次是我第二次,入老爸的書房。上一次已經十歲生日時,因我希望看看老爸是怎樣我的工作,所以我要老爸准許我倍他批改作業簿一晚為生日禮物。

我自知老爸找我到他的禁地談天,他一定會說大道理的。

當然,老爸教訓了我,他說:「阿生,每一個人都是獨特,各有所長。」

「你一向好勝,總是與哥哥比較。」

「你整個星期,都不開心,是因勝不了哥哥的?」

我回答:「是的,在比賽中,我有什麼的地方不及哥哥的?」

老爸說:「你的表現也不錯的,不過,有些失準。推斷你是把比賽當作證明自己比哥哥更優勝的工具。」

「哥哥反而表現自然,是喜歡羽毛球,所以來參賽。」

「阿生,哥哥一向沒有在乎他是否比你差,或是比你好。」

「他只是幹自己喜歡的事。」

「有些事情是哥哥可以做到,你做不到的。也有些事情,你可以完成,而哥哥總是能力不及的。」

「阿生,知不知道你在數學範疇比哥哥透徹的。」

「我是一個數學老師。你們的數學也是我一手教出來的。」

「沒有錯,你們都是可以很快解答數學問題。」

「哥哥多依靠用腦海中範例,把範例變通,來解答問題。」

「而你是先理解數學理論,用已經消化了的理論,來作答的。」

「在學習數學,最重要是明白背後的理論,你在這方面比哥哥更好。」

「你們都是我的兒子,各有長短。」

老爸甚少讚賞我們的,所以聽他說我能理解數學理論時,我十分高興的。

再者,我更是被他點通了。我可以發展我自己的天空,不用與兄長比拼的。

之後,我與兄長各選擇自己喜歡的路。

中四那年,我選了理科,兄長選了商科。

大學時,我讀工程,他讀會計。

現在,我當了工程師,兄長剛開了自己的會計師樓。

不過,這一刻,我再一次希望我有一件事情如兄長般善長的。

今天,兄長的大喜日子。

大家都說兄長是一個走運的人。嫂子十分漂亮,有才幹,更是待人甚佳的。在大學時,有十分多追求者,而兄長卻有能力打動大嫂的心,我想他是一種愛情專家。

大嫂更在婚禮上說,如果女人心是海底針,而兄長就是一隻擁有極度靈敏金屬探測器的深海潛艇,他總是可以找她這支海底針。她的心事總是被他猜中的。

現在,在書桌上放有一條頸鏈。它放在這裡五、六年的,始終沒有機會給那一個「她」的。

我再問老爸這是否又是「哥哥可以做到,而我做不到的」!

不過,我不希望勝過哥哥,而是我知道如果我也是一隻擁有極度靈敏金屬探測器的深海潛艇,我可以將我的快樂與那一個「她」人分享。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