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外遊(一)

"那算欺騙嗎?只是希望讓自己好過一些,那不可以嗎?"

家寶已經出了國幾個月,時間飛逝非常快。也許,因為我這個幾月來,都是忙著準備這次會議的工作,我完全沒有留意時間的河流在我身邊經過。那麼都不要緊,我一切已經準備好了,忙碌已過,而且我已經在候機室,等待上機到家寶所在的城市開會。很快又可以與這老朋友聚舊的。

下了飛機,到了酒店把行李安頓好後。我便打了電話給家寶報一個平安及請他帶我到一些旅遊景點遊覽的。應該在會議完畢之後,會有一些空閒的時間四處觀光的。

到了行程的最一天,我已經約了家寶,當我一天的導遊,帶我四處遊覽。他帶我了到市中心遊覽,因為這裡有很多我喜歡大理石的建築物。 

Treasury Casino

我們在市中心,一邊為這些壯麗的建築物拍照,一邊談天。

我們談及很多人和事。不過,在這些談話中我覺得他的顏色與以前的不同。

也許,因為我喜歡攝影的關係,我總是覺得每個人都給我一種的顏色的。而家寶給我的顏色是很單純的,那是非常特別的,其他人給我的顏色中總是會夾雜著多於一種的顏色,除了他之外,只有一個人也如此的。

在他開心的時候,他會給我一片如天空的蔚藍。在他傷心時,他給我一片無光的黑色。他在這方面是與阿靜是非常很相似的,不過,她是永遠給一種開朗的紅色。

說他是不快樂,當然不是的。在這裡的研究工作,真是給他很大的發展的空間。這研究所給他很大的自己去開拓新的學術領域。談及這些工作上的的事情,他也表現出很雀躍的。談及我們的舊友,人稱情場浪子,阿榮,竟然會在明年結婚,還要打算生一子一女的!聽到這件奇喜事,他也大笑出來。他也給我開心的藍,不過,總是夾雜了一些的灰。

奇怪的,我們真是無所不談,甚至談及我們大家都不喜歡的那個二世祖,阿尊,終於幹他的第一份工作,開了一間小食店,這種無聊小事,但我們一點也沒談及我們的好友,阿靜。這兩年間,「阿靜」這個兩字是時常掛在你的嘴唇上。家寶,你真的不希望知道她的事。我只要說一個「靜」字,你的眼神已經很在意,我只說:「這裡很寧靜。」他就好像以為我會說有關她的事,你知不知道你的神情是在問我:「你是想什麼有關阿靜的事。」只是一個「靜」字,你已經著緊至這個地步。

你還記得我以前常說阿榮,沒有真正來愛一個女孩子,卻裝出在乎及關心。如果他是在欺騙,你現在對一個人自己在乎及著緊的人,也作一個假裝出的放下及不想理會的,也是一種欺騙。只是因你是不懂說謊的人,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

家寶,你變了,不過,阿靜卻沒有變的,依然視你為要好的朋友。在出發前的兩天,我們終於找到時間,可以出來吃一個午飯。我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面。

沒有大改變的她是依然給我開朗的紅,不過,顏色是更美麗,而且她樣子也是更美麗。雖然她不是什麼的大美人,但樣子是不錯的。而且她有一張又純潔又善良的面孔及面上永遠都掛出一個人開朗的微笑,非常動人的。那天她是加上一種幸福的美麗。雖然她帶著從來未見的美麗,不過,也如常的無所不談。她更談及家寶不少,也問及你為什麼出了國幾個月一封電郵也沒有。她待我們是她的好朋友,你不要那麼天真,女性是對這些事情很敏感的,她沒有可能是什麼也不知道。

天真的你,我不要把這事告訴你,讓你好受一些,給你裝瀟灑多一會!

(待續)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1 Comment

  1. Pingback: 小說-外遊(二) « 行雲小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